您的位置: 首页 > 广东景点 >正文

做头等舱不一定是有钱人

2017-09-06 15:17:13 来源:广东景点
标签:


头等舱,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壕。坐头等舱的一定是有钱人吗?宜家老板英瓦尔·坎普拉德是出了名的隐形富豪,他的财富值一度超比尔·盖茨,但他总是坚持坐经济舱。世界首富比尔·盖茨在有人疑惑他的选择时,曾反问道:“头等舱比经济舱飞得快吗?”



头等舱当然没有比经济舱飞得快,但在价格上却相差甚远。就拿北京飞呼和浩特来说,经济舱只需六七百元,头等舱却要花费两千多元;北京飞青岛的定价策略也大同小异,经济舱的票价大概在一千多元,头等舱的价格却飙至五六千元,翻番三四倍。

价格昂贵的头等舱有何魔力吸住消费者?这背后暗藏什么消费逻辑?

头等舱背后的身份焦虑

从马斯洛需求层次来看,在满足了生理、安全、社交需求后,人们会奔向更高级需求,尊重和自我实现。每个人在社会上都担当着不同的身份,各司其职为自己的身份认同(即社会地位)而努力着。前阵子很火的“我们是谁?”系列图片,似乎就透露着现代人的身份焦虑。身份焦虑一直存在,只不过不同时期,焦虑的动因不同而已。

圣雄甘地也曾有过身份焦虑。

在印度人里,甘地算得是一名上进有为的青年。接受了西式教育的他,西装革履,英语说的麻溜,毫不逊色英国人。甘地从伦敦大学法律专业毕业,学成回国后,到南非就职律师。尴尬的事情发生在这之后。一次公事远行,甘地拖着行李,拿着头等舱火车票上车,结果被一名白人工作者赶下火车,理由就因为甘地是有色人种,有色人种当时是不能坐头等舱的。甘地觉得受到莫大的侮辱,自己西装革履、彬彬有礼,只是肤色不同而已,凭什么不能坐头等舱?最后拗不过强势的工作人员,甘地被赶下火车。19世纪末,南非是英国的殖民地,受制于英国的印度也惨遭种族歧视,甘地也毫无例外的被列入了歧视名单。从那一刻起,甘地开始酝酿为争取民族独立的“非暴力不合作”运动。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李宁获得了4块金牌,回国时航班坐的是头等舱,落地后受到英雄般的欢迎。1988年,李宁兵败汉城,回国时只能灰溜溜坐到经济舱最后一排。后来,他跑去赚钱做生意了。

前阵子,王思聪和周鸿祎有个段子。起因是王思聪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带爱犬在飞机上相邻而坐的照片。于是,路过的周鸿祎打招呼问:“坐飞机让带狗么?”王思聪说:“让。”周鸿祎多嘴又问了一句:“头等舱可以买儿童票么?”王思聪说:“不知道,我是私人飞机。”扎不扎心?草根摸爬滚打成为互联网新贵的周鸿祎都搞不懂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王思聪的世界。



头等舱生活方式显示某些人群的心理需求

头等舱上消耗财富跟买奢侈品一样。富裕者用奢侈品证明“我很富有”,白领用奢侈品证明“我很有品味”,知识精英用奢侈品来证明“我很有价值”,头等舱就是飞机出行选择中的“奢侈品”,显示了一些人的心理需求。

经济舱基本是保本的不赚的,头等舱和公务舱是航空公司挣钱的拳头产品。航空公司吃准了这种消费心态,就开始各种搞花样。经济繁荣时,头等舱供不应求;经济不景气时,头等舱和公务舱的销量会受到很大影响。于是航空公司推出介于两者之间的“超级经济舱”,深得差旅费缩紧的商务人士需求。空客A380甚至推出的“超级豪华头等舱”,超大双人床、淋浴室,应有尽有,赚足了眼球。面对“八项规定”,某些航空公司干脆把国内航段的头等舱都取消,统统改称公务舱。

除了权贵富豪,头等舱中还有一群名人——社会名流或者公众明星。但其实,他们坐头等舱是很“危险”的,比如王石在飞机上曾被偷拍,抓包到移情别恋与田朴珺在一起的证据。张柏芝和陈冠希在头等舱相遇合影,导致谢霆峰最终和张柏芝离婚,等等。

头等舱和商务舱、经济舱区分设计,这种定价所对应的是匹配的服务和搭乘环境的距离。这其实是航空公司的小心机。坐过头等舱的消费者,再去坐经济舱,就会形成一种鲜明的对比。

买的没有卖的精,不管是花自己的钱,还是花别人的钱,坐头等舱的人不是有钱人,就是舍得花钱的人,而这类人群的最大特征就是对价格不敏感。他们之中很大一部分是商务人士,公款买单当然不在乎价格,若是花自己的钱得好好掂量掂量。坐头等舱的有时候也不一定都是有钱人,也有不少升舱分子。

还有那些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富二代,坐惯了头等舱,一直会选择坐头等舱,直到钱花光为止,不是自己挣的钱也不心疼。


<
  • 房产
  • 品牌
  • 指南
  • 微商
  • 购物
  • 电影
  • 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