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旅游 > 正文

老面瓜夫妇自驾重走长征路之——《学红军翻越夹金雪山,会战友品尝成都火锅》

2018-03-16 10:35:28来源:

原标题:老面瓜夫妇自驾重走长征路之——《学红军翻越夹金雪山,会战友品尝成都火锅》

长征日记(十四)

4月26日,星期日,晴。

为顺利翻越夹金山,老康提议要尽早出发。所以早上五点就起来了,吃过早点后,六点出发。走了五个小时,到达了夹金山顶峰。因为夹金山北坡大雪封路,又原路返回到宝兴。

经老康与成都战友联系后,决定由宝兴绕道成都再赴小金,如此一来,无形中又多耽误了一天时间。

当晚七点,顺利抵达成都。老康同学早已安排好了食宿,晚上一大帮人品尝四川火锅,很是热闹。饭后,老康同学还给准备了许多各类水果,让我们路上吃,考虑的真周到。

----- 摘自瓜婆的长征日记

4月26日清晨六点,天色尚黑,面瓜夫妇沿着当年红军长征翻越雪山的路线,驾车驶向夹金山。

宝兴前往硗碛乡的路况还可以,途中面瓜还跟瓜婆一个劲地后悔:早知道路况是这样,昨天下午直接赶到小金就好了。

当看到硗碛和小金的三岔口时,瓜婆深沉地看了我一眼,一直喋喋不休的面瓜,赶紧把嘴闭上了。

因为俺明白,如果是这样的路况,昨天要翻山的话,俺们老两口估计就要在车里渡过漫漫长夜了。

不过,路边的风景还是蛮不错滴。嘿嘿。

上午八点,老两口抵达了一个叫泽根藏寨的地方。

在这里,已经隐隐可以看到雪山的影子了。

老两口在寨子里问路时,遇到了两位善良的藏族美女,他们不仅给我们细心指点了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碑的具体位置,而且还多次提醒我们:这个期间夹金山上积雪很多,开车上去一定多加小心。用仅会的一句藏语感谢她们:扎西德勒。

沿着两位藏族美女指点的路线,面瓜夫妇找到了当年红军走过的小路。

顺着小路走不远,眼前出现了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碑。

1935年6月12日,做为红军的前卫部队,第一军团二师四团用仅有的两串辣椒,熬制了两大锅辣椒水,全团官兵每人一碗,喝完后,便沿着这条小路,向夹金山出发了。

为了飞夺泸定桥,四团的官兵们在急行军中,丢弃了所有的衣服。杨成武政委在出发前无奈地说道:看来,我们也只能穿着单衣去翻越大雪山了。

面瓜车里虽然没有辣椒,但后备箱里有常熟妹妹提供的好几颗手榴弹。正当面瓜拿出酒瓶,准备喝几口给自己壮胆儿时,结果遭到了瓜婆的狠狠批评:你是想酒驾怎么着?信不信我把你驾照给吊销了?吓得面瓜一声不敢吭,赶紧上车启程。看到沿途山上不断滚下的落石,心里还有点儿后怕,不由得感叹到:听老婆的话,跟党走,看来一点儿错也没有。

沿途不仅落石很多,滑坡的地方也不少。

而且红军长征时留下的元素也随处可见。

据说,当年毛泽东就是在这里喝了一碗辣椒水,然后拄着根木棍向雪山进发的。

管它是真是假,先给我们瓜棚的女红军留个影再说。

通过了红军小道,前面的路况开始变好。

路面好了,车也不颠簸了,瓜婆也开始了她的摄影创作。而且还真拍出了两张非常有意义的照片。

在路边休息时,瓜婆拿出相机跟我介绍她的作品,说道:老康你看,当初应该没有公路,红军走的路,应该跟这些羊走的路差不多。

看到第二张时,面瓜憋不住了,指着照片对瓜婆说:你这张照片拍的太好了,里面包含的内容太多了。你看啊,红军在前面艰难地攀爬夹金山,而国民党在后面紧紧追赶,那只黑色的羊,代表着国民党追兵的前锋,紧追不舍,而那只白色的羊,则代表着红军的后卫,死死地顶住它,寸步不让。看到面瓜唾沫星子四溅,叽里咕噜说个没完,瓜婆瞪大了双眼,疑惑地看着面瓜:你那个脑袋瓜子里都装的啥东西啊?真不知道你一天到晚都想的些啥。

面瓜吸取教训,没等瓜婆继续教育呢,赶快上车出发。没走多远,前方的雪山就变得越来越清晰了。

而道路,也变得越来越险了。

回头望望,山路弯弯曲曲。

加油向前,路面越来越窄。

转过一个山头,雪山突然出现在我们眼前。

看着弯曲的盘山路,瓜婆不由得发出一声感叹:老康啊,我们就是要沿着这条路一直盘到山顶吗?

而此时的面瓜,却不敢有丝毫懈怠,也不敢跟瓜婆唠嗑,聚精会神地驾驶车辆,向夹金山顶峰冲去。

偶遇会车,还必须要相互避让,因为道路狭窄,按照正常会车是无法通过滴。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宽敞点儿的地方,赶紧停车,拍几张我们走过的路。瓜婆曰:美哉!壮哉!

上午十点一刻,瓜车驶上了雪线。

一路嘻嘻哈哈的老面瓜,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山路越来越陡。

积雪越来越厚。

至于险不险,自己看吧,反正我是觉得挺险的。嘿嘿。

旁边的瓜婆已经忘记了害怕,拿起相机贪婪地拍个没完。

觉得在车里拍的不过瘾,大喊面瓜停车,非要用手机拍两张发给她的朋友们。

面瓜也趁此机会,抓拍一张夹金山美景,大家给评判一下,看看我跟瓜婆谁的作品更招人喜欢。嘿嘿。

继续前行,路边不时出现山体滑坡。

而前方的盘山路仿佛没完没了,感觉永远也走不完。

面瓜的神情也变得越来越严峻,两只瓜爪也把方向盘越握越紧。

碰到这样的路,不知道心里是该喜?还是该忧?

越往上走,路边的雪越厚。

道路中间也渐渐出现了没有融化的残雪。

而且越往上走,路面的残雪就越多越厚。

如果从重走长征路的角度,面瓜希望夹金山的雪能够小一点,因为这样,我们顺利翻越的可能性就要大一些。

如果从欣赏美景的角度,当然希望雪能大一点。嘿嘿。

接近山顶,俯拍几张,把壮美的景色,尽可能多地保留在相机里。

继续向前,没完没了的盘旋上升。

继续拍照,没完没了的美丽风光。

接近十一点,夹金山垭口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加油,加油,再加油,胜利在向我们招手。

历经艰辛,老两口终于登上了夹金之巅。

此时此刻,当面瓜做在电脑旁,仿佛还能听到瓜婆在夹金山顶发出的那声呼喊:雪山威武!红军牛逼!

站在夹金之巅,面瓜幻想着当年红军徒步翻越夹金山的情景。同时也在思考着,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们身穿单衣,脚蹬草鞋,一步一步登上了雪山之巅。我想,《长征组歌》里的一句词儿:官兵一致同甘苦,革命理想高于天!也许就是最好的注解。

少共国际师师长萧华,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摇摇晃晃地向山顶走去。突然,路边的雪窝里,发现了一个十五岁的小战士,要知道,在这里坐着,就相当于等死。萧华伸出手来,想使劲把小战士拉起来,可小战士苦着说:他再也走不动了。眼含热泪的萧华掏出了手枪,厉声说道:我们从江西出来,艰苦行军一万多里,那么多的苦都过来了,你想死在这里吗?站起来,否则我枪毙了你!小战士苦着站了起来,萧华喊来自己的马夫,让马夫搀扶着小战士拉着马尾巴,叮嘱道:记住,红军战士,不能掉队!看着在风雪中艰难向山顶攀爬的小战士,萧华的眼泪就象断线珍珠般地滚落下来。

红军女战士刘彩香,在接近山顶的时候,筋疲力尽,一头栽倒在雪地里,无论她怎么挣扎,也没有力气从雪地里爬起来。正当她失望地准备放弃时,耳边响起了一个和蔼的声音:小同志,快起来,这里停不得。刘彩香抬头一看,第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慈祥的面容映入了她的眼帘,女战士握住彭德怀伸出的那只浑厚的大手,一下子站了起来,继续向山顶走去。在她的身后,那个熟悉的声音又传了过来:好!你很坚强!好样的!

据统计,翻越雪山时,死亡最多的,是各部队的炊事员,因为他们大多都没有执行轻装的命令。为了不让自己的战友们挨饿,他们违反规定,随身携带了太多的食物,而这些负重,在翻越夹金山时,对他们有限的体能造成了巨大消耗。

当然,爬雪山时,发生在红军队伍中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

欣赏美景的同时,面瓜也在为如何下山而犯起愁来。因为夹金山观景台已经被厚厚的积雪所覆盖,在山顶跟两辆来自重庆的车辆会车时,也是颇费了一番周折,此事引起了面瓜的警觉。

拍摄了几张雪山风景后,赶紧去察看下山的路况。

经过实地考察,情况很不乐观。

经咨询两位骑行的小伙儿,得到的信息是:夹金山北坡路上积雪很厚,没有防滑链,绝对不能下山。而且他们在上来的时候,路上还遇到了车祸,道路两侧停满了车辆,拥堵十分厉害,他们是推着摩托车,一步一步地走过了拥堵点,上到了山顶。

为了确保安全,老两口商议后,还是决定先行下撤,不能冒险。下山前,瓜婆还是有点儿舍不得离开,虽然观景台已被积雪覆盖,但为了能留下一张照片做为纪念,她还是勇敢地走了上去。

一路的艰辛能换来领导如此灿烂的笑容,值了。

下山的路上,遇到了一辆大货车,因为会车,也耽误了不少时间。按道理说,各自靠右,安全通过就完了,可问题是,面瓜的右边是万丈深渊,而道路上厚厚的积雪,让面瓜无论如何也不敢靠边。最后,还是那位大货车司机主动下车,将防滑链安好以后,慢慢把车靠到悬崖边上,面瓜靠左紧贴山体,缓慢地完成了会车。在此,对那位不知道姓名的司机师傅说一声:对不起,谢谢您!

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但面瓜却觉得还是下山好开一些。嘿嘿。

对于瓜婆来讲,这样的风景是拍不够滴。

虽然自驾西藏也经过了不少雪山,但面瓜还是觉得夹金山留给我的印象最深。也许,这也是因为其中掺杂了红军的因素吧。

中午十二点,安全行驶到了雪线以下。

返回的路上面瓜就在想:幸亏昨天听从了瓜婆的意见,否则的话,天黑的时候,我们也许正好爬上了夹金山的顶峰。要真到了那个时候,可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路上偶遇几位藏族美女,可惜一个也不认识。嘿嘿。

路过早上走过的藏寨,看到一帮藏族妇女在聊天,仔细观察半天,没发现给我们指路的那两位。

既然无法再续前缘,那就只好加油赶路了。嘿嘿。

远远地再拍一张红军长征翻越夹金山纪念碑,咱们明天见。

也许是因为我们早上出发的早,所以路上没遇到几辆车。等我们下午原路返回时,路上的施工车辆多了起来。

行驶速度也比早上缓慢了许多。

针对发生在眼前的情况,老两口及时在车里召开了党委会,会议认为:如果继续留在宝兴,不一定能保证第二天夹金山北坡的冰雪就会消除,而我们的时间又越来越紧,看到时针刚刚指到下午两点半,决定绕道成都,迂回前进。

既然董事长把方针确定了,那面瓜就只有执行的份儿了。一边驾车疾驰,一边给成都的同学打电话求援。

下午四点五十,老两口驾车穿越宝兴、芦山,经国道G318转进雅安。说实话,飞仙关到雅安的318可真是破啊。

接到面瓜的求救电话后,成都老雷担心面瓜找不到路,特意驾车赶到崇州迎接面瓜。老同学过虑了,俺面瓜好歹也是自驾游的版主嘛,走南闯北也多年了,怎么会迷路呢?不过,跟在老雷同学的车后面进城,心里还是涌动着一股暖流。

晚七点,面瓜和成都同学相聚了,不仅是成都市区的,连都江堰的老方夫妇也特意赶了过来。啥都不说了,一说都是泪,烧酒招呼吧。

早六点从宝兴出发,至夹金山垭口折返,经芦山、雅安、崇州,晚七点抵达成都。用时十三个小时,行驶350公里。

老面瓜微信号:LMG314481039;

老面瓜公众号:LMG1277;

相关阅读

  • 聚焦鹏城
  • 深圳指南
  • 深圳美食
  • 深圳购物
  • 电影情报
  • 品牌传播
  • 企业资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