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旅游

畅游齐鲁,淡季不淡有“生气”

时间:2022-01-06 12:03:25 来源:

鲁南地区传统婚嫁习俗孙丛丛摄

前几天,从家门口一路步行向北,发现济南西竟有一处十分隐秘的城市公园,斑驳的城墙城楼、旧石板砌成的台阶、老物件制成的景观……仿佛把老济南的历史在一瞬间定格。公园叫腊山河公园,不管这里夏日何其郁郁葱葱,初冬的阵阵寒风过后,萧瑟成了它的主色调,加上来往的行人不多,安静中更透出丝丝凉意。从公园出来,穿过一处架在河道上的玻璃栈道,就来到了印象济南・泉世界,在这个时尚休闲园区,游人熙熙攘攘,泉水元素、酒肆茶楼、老字号美食一览无余,在步行街的一侧,有一家三口用手鼓演奏着一支支欢快的乐曲,不一会儿工夫就嗨翻全场,偌大的园区仿佛被街头艺人的激情点燃,不光动了起来,氛围也跟着暖了起来。

游览,在一动一静、在古朴与现代之间有了不同的趣味。其实,在很多地方,我们有这种体会,像从上海老城厢的豫园到繁华的南京路步行街,从佛山祖庙博物馆到岭南天地等,即使景点之间距离不远,但差别很大。只是到了南方,季节时令所赋予的色彩不似北方那般浓烈。

北方的冬天,当许多景区不再有耀眼的鲜绿,漂流、玻璃吊桥等“网红打卡点”热度减退,人们都在期盼一场雪的到来,当山川草木笼罩在一片白茫茫之中,既为城市、乡村平添一分灵动与诗意,也可趁机“清洗”一下自己忙碌而疲惫的身心。然而,等雪的日常里,冬游何处去?美从何处发现?于我而言,不慕名山大川,更偏爱从民间风俗抑或地方特色中,去感受历史或时代的印迹。

前不久,随一个采风团来到了位于鲁北黄河沿岸一处古村,在一间商铺内,“80后”手艺人介绍,展架上全是他创新研制的黄河泥陶作品。“不就是我们小时候‘打哇呜’用的泥巴吗?”不知谁的一句话,竟让参观者们都打开了话匣子。“‘打哇呜’谁没玩过?就是把泥巴捏成巴掌大的形状,用力倒扣在地上,看谁崩出的口子越大就越厉害。”“泥巴容易定型吗?怎样才能烧出这么精致的作品来?”凝聚在民俗里的记忆认同,让大家一下子找到了亲近感,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弄明白了从黄河泥到精美器型的技艺原理。我在鲁北乡村长大,除了黄河泥,令我感到亲切的还有古村里的吕剧表演。这一带的人们熟知,是黄河水患成就了吕剧艺术,洪水在使前辈饱受苦难、流浪乞讨的同时,也带来了异乡的小曲杂调,与本土的演唱形式杂糅创新,从坐唱艺术到上台表演,孕育出早期的剧种形态。正因为从民间说唱而来,吕剧擅长“三小戏”,腔调里至今仍带着些许幽怨,来自生活的素朴底色,成为她百余年繁衍不息的独特魅力。

随采风团一路前行,我在青州古城的大街上第一次看到传统舞蹈“扑蝴蝶”表演。扑蝴蝶的表演者身穿红袄绿裤,头戴老虎帽,挑蝴蝶者用一根杆子挑起“花蝴蝶”,两人伴随音乐翩翩起舞、辗转腾挪。一旁的导游介绍,扑蝴蝶者男扮女装,且是一位70多岁的老人,一套身段下来至少做50多个小动作。在他表情丰富、谐谑幽默的表演背后,不光有一气呵成的高难技艺,还寄托着民间对风调雨顺、生活安定的向往。动态的展示与演绎,在青州古城青砖黑瓦、飞檐高挑的门楼店面和尚书里坊、海岱都会坊等许多地标性牌坊之间,宛如一幅展开的、流动的风情画,竟毫无违和之感。

到了鲁南,传统戏剧、舞蹈俨然另一种样貌。像鲁南柳琴戏,曲调活泼、节奏明媚、花腔出彩,一招一式都散发着浓郁的生活气息,在小戏《拾棉花》里,一起拾棉花的农家姐妹拿蝴蝶作比、互相倾诉心里话,在平实之中把对婚姻生活的向往展现得烂漫风趣;再像二人斗,由两个借助道具的表演者搂抱在一起打斗、摔跤,“斗气”的表情或怒目圆睁或咬牙切齿,有时候两个舞者还被安排成一个憨壮男孩和一个泼辣女孩,充满了民间谐趣。在台儿庄古城,这些民俗形态通过创新展示与游客相遇、与流光溢彩的夜景相得益彰,成为大运河畔“活在当下”的遗产。

在山东,有许许多多的古城、古村、古街区,其活色生香、淡季不淡的奥秘在于动态、在于生气,因而也就集聚了人气儿、拥有了温度。又想起家门口的那座公园来,如果偶遇几个练功的、喊嗓的甚至跳广场舞的,或许都不至于给我浓重的萧瑟感。

齐鲁大地上还有一些与节庆等相关的民俗活动,像从腊月就开始准备的淄博花灯会、蒙山山会,无不寄寓辞旧迎新、祈福纳祥之意;千佛山庙会、泰山东岳庙会、胡集书会至今亦传续不衰、应者景从。晚明张岱在《岱志》里描述的东岳庙会上“斗鸡,蹴鞠,走解,说书,相扑台四五,戏台四五”的热闹场景,今天的人们并不陌生。张岱的一生着趣于评点历史、品藻人物,用平民视角探寻社会百态,让我们读懂了晚明时代的世俗化倾向和自由性情,而我们今天的文旅新业态、新趋势,想必在将来也会演化成为某一新习俗,并附带厚重的地域文化品性流传下去,产生深远影响。

深圳热线移动端

深圳热线移动端

扫码关注深圳热线,更多内容随你看。

推荐 20731

热门推荐